光阴如流水,从中摸条鱼
刷文的小号,液

【HOBBIT/ET】like a breath, like a dream ch1

mu:

备注:AU注目,前世今生梗。




ch1 dream




时钟指向凌晨三点三十分。


厚重的天鹅绒窗帘包裹着巨大的落地窗,严丝合缝,房间里几乎没有任何光线。


瑟兰迪尔睁开了眼睛。


早已经数不清是第几次了,又梦到了那个光怪陆离的世界。




精灵,矮人,火焰烧伤的疼痛,利剑划开衣袍的裂帛声,他骑着一只犄角异常巨大的鹿,站在森林的边缘,穹山的顶端。


注视着遥远的洇蓝海边,西渡的扬帆大船。


他几乎清晰准确的感觉到梦里的自己压抑而绝望的心情,缓慢的,深刻的,无法抗拒的从清晨的薄雾和露水里蔓延到发梢和指尖。


然后他摸了摸大角鹿并不柔软的皮毛,悄无声息的转身离去。




直到八点佣人敲响了卧室的门,瑟兰迪尔再也没有睡着过。




作为一个世界顶级酒庄的掌舵人,瑟兰迪尔的年轻和神秘就像他的能力一样让人叹为观止,他从不出席任何商业活动,大部分商谈和协议的签订也信任的交由最得力的秘书去处理。


影影绰绰的传闻中,这个出身酿造业世家的男人拥有近乎完美的味觉和无可挑剔的审美,相比其他的酒庄和大众化的工厂,密林酒庄出产的新口味可以称得上寥寥无几,但每一种都能让最专业的品酒师给出一致的绝对赞誉。


而这些令人称道的口味的发明者,都是瑟兰迪尔。


“他亲自配选最优质的原料,精确掌握酿造技艺,把时光和属于不同瞬间的森林气息凝固在纯净的液体里,摇晃出最醉人的芬芳,让味蕾和大脑一起为之颤抖,这是为他而生的世界,没有他的带领,密林永远无法达到现在的巅峰。”


这是每每被问及新品诞生历程问题时,酒庄代表,瑟兰迪尔的第一秘书,加里安总会提及的一段话。




而此刻,即使面对最挑剔的客户也没有觉得难缠过的加里安正绞尽脑汁的想说服自己的顶头上司能听从自己的建议,而无论何时都把优雅两个字镶嵌进骨头里的贵族老板却固执的表示自己无论如何都不会接受得力秘书的恳切建议。


“瑟兰迪尔,”加里安叹口气:“这些梦已经困扰了你那么多年,它们越来越频繁的出现,对你的影响会越来越深,如果我没有记错,今天已经是这一周的第三次你在凌晨三点起来了。”


加里安自小就和瑟兰迪尔相识,相处模式一直以来都没有什么变化,将瑟兰迪尔当成王而自己是一个臣下的状况也自然的从未有人有任何异议。


对于瑟兰迪尔做的古怪的梦,他多少是知道的。翻阅了很多资料,但是他并没有得到什么系统的解答。


瑟兰迪尔其实控制的很好,只是最近过于频繁的睡眠不足,在这个皮肤白皙的几乎透明的酿造业领袖的眼下画上了不浅不深的一笔。他停下阅读手里的财务报表,修长细白的手指撑在脸侧,白宝石的袖扣反射着璀璨的微光,他回答的很不经意:“反正起床之后也记不得多少,能有多少影响。”


再怎么样也就是梦而已,也许是小时候他的ada念过太多关于中土大陆的书籍,导致他时不时的就带入自己了。


也许不过是一些自我暗示,或是压力也未可知。


“无论如何,”加里安接过他签字审核的项目和报表,起身离开座位,礼貌的欠了欠身,“我还是希望你能接受我的建议,至少能去心理医生那儿问询一下。”


你是密林酒庄的支柱和光芒,我,我们都不希望你有一点儿差错。




木门关上的声音柔和的有些沉闷,瑟兰迪尔无意识的转动着手里的白金钢笔,陷入了短暂的失神。


事实上他能记得的部分越来越多了,这是他没有告诉加里安的。


那个叫做幽暗密林的大片森林,参天的千年古树遮挡着阳光,土地却肥沃和生机勃勃,森林的深处埋藏着精巧壮丽的宫殿,篝火和宛转悠扬的歌声,送到嘴边的琥珀色酒液,馥郁的,沉淀在舌尖化不开的香气。




瑟兰……


微弱的几乎无法捕捉到的声音,低沉而哀恸,却溢满深情。




钢笔落在桌面上发出突兀的撞击声,他如梦初醒,眼前是自己温暖舒适的书房,饱满的光线中可以看到细小的尘埃落在散落在矮柜上的几本厚实的参考书表面。


瑟兰迪尔皱起眉,这种被带领的感觉是他所不喜欢的。但是他依旧抗拒着加里安的提议,这比梦境更让他觉得受到了侵犯。




加里安下楼的时候,一个同瑟兰迪尔一样金发蓝眸的年轻人正巧走进来,看到他乖巧的向他问了声好。


“早上好,加里安叔叔。”少年身材挺拔,眉目清秀,相比瑟兰迪尔大部分时候的冷凝和面无表情,他总是微微上扬的嘴角显得和煦而温柔。


“早上好,莱戈拉斯。”无论何时见到这个少年,加里安总是会从心底感到惊喜。


作为瑟兰迪尔唯一的孩子,从出生就受尽宠爱的绿叶小王子甚至比寻常人家的孩子更加懂得什么是谦逊和体谅。也许在更小的时候,莱戈拉斯还会做些调皮的让人哭笑不得的恶作剧,但是在十岁一次莫名生病之后,他偶尔显露的毛躁性子就像被抚平背毛的猫咪的小脾气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他崇拜自己的父亲,并且总是显得十分依恋。


小王子同样继承了瑟兰迪尔出色的味觉和技艺,展现出不逊于他父亲的天分,他选择在公立学校读书,成绩优异交友广泛,短跑总是能轻松的得到第一名,在拿到瑟兰迪尔给他的作为年级第一奖励的小马之后,他在短时间内掌握了骑射的技巧,导师同学对他交口称赞,只有偶尔瑟兰迪尔会私下里向他埋怨:莱戈拉斯这孩子太乖巧听话了,一点需要我这个ada操心的地方都没有。


这么说着,一边又对小王子说的任何事情都保持赞许和支持。


原谅这个口是心非父爱泛滥的家伙吧。加里安无法控制的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也许这是一个好方法,加里安叫住了莱戈拉斯。


“您想说ada最近的睡眠问题是吗?”一起在沙发上坐下,聪明的莱戈拉斯就道出了他们谈话的核心问题,他微微皱起眉头,“这段时间ada的脸色真的不大好。”


瑟兰迪尔从不刻意隐瞒莱戈拉斯任何事情,包括稀奇古怪的梦境,虽然他是用一种近乎玩笑和讲睡前故事的语调在叙述,但敏感的少年对于父亲的观察显然更加细致入微。


“是的,莱戈拉斯,”加里安斟酌了片刻,决定告诉少年事实:“并且你ada看上去并不愿意去解决这个问题。”


莱戈拉斯低下头,柔和的光线投射在长翘的睫毛上,落下棕色的阴影,像一只栖息在眼睑之下打盹的候鸟。


本以为他会积极配合自己的加里安收获了一个含义晦涩不明的笑容。


“也许我可以提一提,但是……”莱戈拉斯的声音淡了下去,似乎陷入了一种思考。


加里安朝他点点头,“已经足够了,莱戈拉斯,我想我们的心情是一样的。”




绕过回旋的楼梯,莱戈拉斯在二层的露台上找到自己的父亲,瑟兰迪尔正注视着楼下修建草坪的工人将杂乱的碎枝叶打扫干净,他像每一个尊贵的国王一样喜欢整洁美观的庭院,天气好的时候父子俩会在草地上喝一个不算漫长的下午茶,瑟兰迪尔并不总是那么空闲,所以莱戈拉斯会把每一次这样短小的温馨时光记录在日记上。


“ada,”莱戈拉斯顿了顿:“我很担心您。”


瑟兰迪尔转过头,在面对爱子时他总是显得分外温和,这样的转变在他的身上从不会显得突兀。瑟兰迪尔有一双会说话的蓝眼睛,或者并非是纯正的蓝,它们带着一点儿青,还有一点儿绿,仿佛高纬度薄霜下的冰冻苔原,又似乎融化成亚热带高山中被绵延的阔叶林掩映的一汪湖泊。


“我的小绿叶,”他轻轻抚摸着少年柔软的金色发丝,“那些都是梦罢了,还记得小时候ada告诉你的那些故事吗?”


“可是ada,”小王子靠近自己的父亲,年长者身上散发的温度和龙舌兰若有似无的香气环绕着他,“那些故事不该干扰您的睡眠,您还记得我的同学阿尔温吗?她来家里拜访过,她的父亲据说是个非常厉害的心理医生呢。”


那个有着卷曲长发的女孩子啊……


似乎有什么窜过脑海,这一瞬间太快了,年长者立刻把它归为某种幻觉。


“嘘……”瑟兰迪尔垂下眼睛,“莱戈拉斯,你看那边,有一朵金盏花要开了。”


顺着父亲的手指,莱戈拉斯看到了一朵奋力舒展花瓣的早春之花,和他曾在睡前听到的故事一样,静谧的黑森林里,花朵次第绽放,林间跳跃向远方的幼鹿,那是一个被命名为春天的王者统治的大地。




父子俩默契的放下了这个话题,莱戈拉斯开始说着他在学校里发生的趣事,尽管一开始瑟兰迪尔并不十分喜欢这个太过普通的公立学校,但是莱戈拉斯明显过的非常开心,他看过儿子交往的大部分朋友,尽管有些不受约束顽皮活泼,但是都能从眼中看出善良的品质。


“对了ada,家长日要到了哦,”莱戈拉斯快活的笑起来:“就在下个星期六,您一定会来的吧?”


瑟兰迪尔在心里很没形象的呻吟一声,说实在的,虽然儿子在其中如鱼得水,但他真的不大喜欢闹闹哄哄的学校,过于出众的外表显然让他获得了太多不必要的关注。


可是他怎么能违背莱戈拉斯的请求呢,那双和他一模一样的清澈的蓝眼睛。


“是的,我保证。”他听见自己并没有什么犹豫就答应了。



评论
热度 ( 25 )
  1. 波儿波mu 转载了此文字

© 波儿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