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儿波

光阴如流水,从中摸条鱼
刷文用小号,液

刚知道学校女篮队叫涌泉23333明年也弄件涌泉队服穿一穿,搓手。

【盾冬】做人请表里如一(灵魂互换梗,一发完)

七花七夕:

还是继续放飞自我的好


灵魂互换梗


不知待在哪个角落的宇宙魔方今天也默默助攻着。




————————————————————————




 


1


清晨一如既往地美好,Sam来敲他尊敬的美国队长的门。


门打开时,Sam发现美国队长的表情前所未有的凝重。


“怎么了?难道出了什么事?”Sam不由紧张起来,能让美国队长觉得棘手的事情,那肯定非常严重。


美国队长揉着自己的左肩,好一会儿才下定决心般地开口:“没有,什么事都没有。”


Sam觉得这谎话说得也太没有技术含量了。


不过如果队长不想说,只要不是什么地球即将毁灭的大事,他也没什么立场去干涉。于是Sam假装自己完全没有在意:“那好吧,今天我们还要去找你的Bucky吗?”


“我的Bucky?”美国队长几乎是瞬间抬起了头,Sam感觉他的瞳孔都放大了,“那不是我的Bucky。不要再去找了!”


说完他转身关起了房门。


Sam满脑袋问号,难道是两年都找不到冬兵,终于情绪崩溃自暴自弃了?


这可不是坚强的队长应该有的人生态度啊,Sam想着是不是该找个心理医生给队长疏导疏导。


“为什么要找?没必要浪费时间去找这么一个人。”房间里,美国队长盯着镜子喃喃自语,如果Sam看见此情此景一定立刻将医生拖来诊断。


Bucky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好好地睡上一觉时,醒来却在镜子里看见的脸是美国队长。


他的记忆越来越清晰,这个金发大个子的脸再熟悉不过。


本来他觉得自己最近过得还算安稳了,甚至有一种可以这样平淡地生活下去的假象。


就连老天都想跟他开开玩笑。


他恨不得现在就一个人躲起来,可美国队长失踪造成的骚乱会有多大,他也可以想象得到。


 


 


2


Steve此刻倒是很平静。


他觉得自己心理承受能力一向挺不错,即使睁眼看见的是陌生的房间,陌生的床铺,还有镜子里陌生……哦不,熟悉的面孔。


去他娘的平静!


Steve几乎是将脸凑到了镜子跟前,他从自己魂牵梦绕的那双绿色眼眸里发现了一丝不可置信。


“嘣”地一声,他发现自己捏碎了洗手池的一角。


要掌握机械臂的力度,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即使手臂的灵敏度挺高,Steve还是感觉从头到脚一点都不舒服。


金属如何比得上鲜活的血肉。


Fuck九头蛇!他想。


可他还是小心翼翼地捏着杯子刷完了牙。


Bucky以前可爱干净了,他得让Bucky的身体也继续干干净净的。


洗完脸后他又仔细观察了一番,确保没有什么问题后才慎重地点了点头。


真好看,就是好像瘦了些。


也不知道两年来到底过的是什么日子,终究是颠沛流离东躲西藏的。


Steve想他得把Bucky喂胖点,缺少营养可不行,何况还要负担那么重的机械臂。


再一次Fuck九头蛇!


Steve打开冰箱的时候这样想,除了两颗看起来几乎干瘪的小番茄以外空无一物。


冬日战士有钱吗?他会把钱藏在哪里?总得去买早饭吃吧。


仔细想了想,Steve顺手将床垫掀了起来。


“哦,Bucky。”他感慨着,果不其然看见了一个饼干盒,打开里面是一些零碎的钞票。


从前Bucky偷偷藏零花钱的时候也是这么个习惯,他的小金库只跟Steve分享。


这点钱吃不了几顿,Steve有些忧伤,这个问题很严重。


以至于美国队长现在是什么情况这种小事自动被他给忽略了。


 


 


3


“队长,你在听吗?”Coulson在部署复仇者们的作战计划,他十分敏锐地发现一向参与会议时很认真的美国队长现在完全在走神。


责任自然不在队长,那么一定是自己的口才退步了,或者是这个任务队长认为太愚蠢了。


Coulson觉得有些伤心。


Sam对此见怪不怪:“别担心,Coulson,他最近常常这样,真的不是针对你。”


闻言Coulson更担心了,队长情绪不佳,简直是神盾局不可推卸的责任。


美国队长平日里虽然看着温和,但其实也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神盾局被航母摧毁之后更是变本加厉,所以最近队长话更少了,表情越来越冷了,其他人也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同。


这相安无事得让Bucky都觉得不可思议,他还以为自己的伪装第一时间就会被复仇者们怀疑然后逼问他真正的Steve究竟在哪里呢。


Steve过得也不容易,复仇者们似乎要管尽天下事,层出不穷的麻烦都要他们来解决。


战斗对Bucky来说不算难事,只不过比起甩盾牌,他更喜欢当个狙击手。


可他又不能不带上盾牌,冬日战士不在乎中那么一两颗子弹,但不能让美国队长的身体受伤。


当他第一次背着盾牌,抱着一支大狙出现的时候,Sam用极其复杂的眼神打量了他很久,他几乎都以为自己要被识破了。


然而猎鹰还是默默转过身去。


“你就没什么想说的?”Bucky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


“没有没有,”Sam连连摆手,“没关系的队长,我知道你太想他了,有时候我们出任务在野外过夜我都听到你说梦话求他别走。带支他爱用的枪没什么奇怪,虽然盾牌和你更配。但这很正常,相信我。”


Bucky觉得自己听不懂Sam在说什么。


不过Steve真的那么想念自己吗?


 


 


4


Steve倒是觉得挺满足。


他本来想第一时间去复仇者基地的,既然新闻里没有美国队长失踪之类的消息,那么搞不好Bucky就在那边。可他一想离开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有点迈不开腿。


这让他有点沮丧,难道Bucky不想见他的念头就那么强烈,已经影响到身体的本能了吗?


后来有工友约他一起上工,他才知道原来Bucky一直在此地做着建筑工之类的活儿赚薪水。


看来冬日战士过得并不是他想得那么糟糕,至少已安然地融入了社会之中。


我的Bucky真是个乐观积极的Boy


如是想着的Steve干劲十足,发挥正版血清的威力,愣是一天之内赚到了四倍的工钱。


“嘿,Bucky,开饭了。”Steve对着路边橱窗里的镜子笑了笑,嘴角翘起的温柔让他想起当年Bucky也是总这么对着自己笑的。


这使得他胃口大开。


工友们最近都凑在一起议论:“那个叫James的家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最近吃饭之前和之后都要照一下镜子?以前没见他有这嗜好啊?”


“年轻人嘛,爱美有什么不对。我年轻时候也喜欢照镜子。”


“他最近好像壮了不少。他赚的钱真的够吃吗?”


“那人家活干得也多啊,你操心干什么?”


对此Steve相当满意,很好,营养总算跟上了。


就是天天这么吃确实有点撑。


 


 


5


交叉骨表示,美国队长,我要杀了你报毁容之仇。


于是他首先打飞了美国队长的盾牌。


“你知道吗,队长?”他得意地笑着,“你的Bucky被洗脑的时候哭了,他不想忘记你,他很想见你。”


这句话定是个大杀器!他等着美国队长愣住或者暴怒着冲过来抓住自己,那么他就可以在队长面前引爆炸弹,与仇人同归于尽。


然而美国队长不想跟你说话并取下了背后一直背着的狙击枪。


眉心中弹的时候交叉骨还没反应过来。


他很生气,你TMD不按照套路出牌!


我才没哭!Bucky在心里默默地想着。


不过挺想见Steve倒是真的。


 


 


6


交叉骨虽然被除掉,却也有不少平民伤亡,政府终于开始有所行动。


钢铁侠极力赞成这次的协议。


“你怎么不表态了,Steve?”钢铁侠也很着急需要得到一个答案。


实际上美国队长的决定关乎着复仇者们内部的和谐。


Bucky想他也没权替Steve做什么决定。


可不发表个意见,估计所有人都不会让他走的。


于是他只好拖延着慢慢拿起了那本协议,假装翻看。


然后只听“撕拉”一声,协议被扯成了两半。


“很好。”钢铁侠冷笑了一声,“我想我们终于知道美国队长的意见了。”


当别人走后,Sam有些无奈地笑笑:“话说队长,我觉得你反对那个协议是对的,不过这样也太不给Stark面子了吧。”


Bucky很无奈,很想告诉Sam,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是身体自己不由自主地撕协议的。


虽然灵魂换了,可大脑和四肢还是Steve的啊。


看来美国队长是真的打心底里反对这个协议的。


Bucky想既然如此,那就坚定不移当个反对派吧。


不是万不得已,他从来不喜欢拂了Steve的意思。


 


 


7


新闻报导冬日战士炸了联合国。


Bucky有点担心了,他自己当然没那个闲心情去做这种事,如果自己现在身体里的是Steve,自然也不可能。


可万一不是Steve呢?


这种超自然现象,谁说得准。


“那个不可能是他吧?你觉得呢?”Sam小心翼翼地说,他总觉得自己要是怀疑冬兵,一定会被队长怒视的。


然而美国队长只是有点茫然地摇摇头:“我也不知道。”


Sam有点怕,队长果然情绪崩溃太久了,再也不像我认识的那个怼天怼地一心要抱得Bucky归的那个队长了。


他想还是快点帮队长找到冬日战士,让他安心才是。


于是他问:“这次肯定很多人去找他,我们也去打听打听?”


Bucky想为什么要去打听,我还不知道自己落脚在什么地方吗?


当然他也没法说出来,只好一脸冷漠地拜托Sam


然而美国队长的身体却给了Sam一个极度热情的握手。


Sam微笑表示队长你不用那么明显地口嫌体正直,我懂的。


 


 


8


Steve如愿以偿地将冬日战士的身体养得非常健康。


可惜另一只手却再也不可能长出来了。


他每天都要在心里Fuck九头蛇一百遍。


平静的生活被打破于他看到报纸的时候,超级战士的敏锐直觉让他知道冬日战士必然已经陷入了危险的境地。


他有两个选择,越逃越远,或者找到如今的美国队长,大家一起想办法。


当他想回家收拾一下去复仇者基地的时候,发现自己需要很费力才能迈开腿。


“好了,Bucky。”他都不知道究竟在说给谁听,“一直躲着可不是办法,事情总要解决的,我不能让你背负杀人犯的罪名过一辈子啊。”


然后他发现自己的步子开始迈得轻松了。


走进家门,他一眼看见的是美国队长的背影。其实Steve很少有机会看见自己的后背,一时间他都没反应过来这究竟是谁。


然后他发现冬日战士的身体有要夺门而逃的趋势。


他赶紧稳定心神,确认自己不会再受影响之后,看向已经转过身来的美国队长:“你是Bucky?”


这时对面的美国队长已经向他冲了过来。


SteveRogers,活了快一百岁了,第一次发现自己大张双臂扑过来的模样是如此气势逼人。


尤其还配上一张冷漠脸,更可怕了。


窗外猎鹰的角度,只看见队长将进门的冬日战士牢牢搂在怀里不放手。


果然是正确的打开方式,Sam放心地点了点头。


“Bucky……”Steve觉得自己快被勒死了,即使是甜蜜地被勒死那也还是死啊,而且真的死了伤害的还是冬日战士的身体,“能不能放开我一下,我们可以先说说话。”


然后猎鹰看到美国队长恋恋不舍地放开了怀里的冬日战士,似乎还想再抱上去,却终于克制住了自己。


“其实多抱一会儿也没关系。”Sam想,“队长看起来忍得很辛苦的样子。”


要不是局势危急,Sam不介意帮他们布置一桌烛光晚餐。


而Steve只看到面前的美国队长一脸冷漠:“不关我的事,都是你的错。”


他恍若大悟。


见面时给Bucky一个最温暖的拥抱,是他一直的夙愿。


身体已经先灵魂一步达成心愿了。


不过这感受实在是太糟糕了,简直是自己在抱自己的样子。


以后如果换回来,一定得再来一次拥抱。


Steve暗暗下定了决心。


 


 


9


一位敢死队成员回忆了当日在旧公寓里的那场混战:


队长拿了狙击枪,冬兵拿了盾牌,冬兵跟队长说这些人是无辜的不要用杀伤力那么大的武器,然后队长看起来非常不高兴,我发誓队长肯定嘟起了嘴。我们开枪了,冬兵用盾牌把自己和队长一起保护了起来,然后队长突然就逃走了。我想我们的任务是抓住冬兵,又不是抓队长,所以就没管他,然后冬兵用盾牌砸晕了我们好几个兄弟。他又有金属臂又盾牌,要抓他简直是不可能的任务好吗。后来对讲机里有人喊队长又折回来了,我有问过外面的同事队长为什么回来,同事说他也不知道,队长跑得飞快就好像被很多人追习惯了一样,都已经跑出很远了突然刹住脚立刻又跑回来了。同事表示这个感觉就好像早上睁眼以为今天是星期一要迟到了于是急急忙忙往班上赶,结果马上就要到办公室了才反应过来今天其实是星期天必须赶紧回家睡回笼觉一样。我觉得应该不是,我的队长才不会那么傻,队长一定是有什么计划的。后来队长就举着狙击枪冲回来了,冬兵依旧让他最好不要开枪,开枪也不要打要害只打膝盖就好。我觉得冬兵没有传说中那么凶神恶煞嘛,人还挺好的。后来队长打了两个人的膝盖,看起来非常不顺手的样子,于是他非常生气地丢了狙击枪,用左手提了一个同事甩出去了。我觉得我们应该斗不过队长和冬兵联手的,所以用对讲机要求武力支援,然后我就看到冬兵对我甩出了盾牌,后来当然我就晕倒了。


负责记录的工作人员觉得这篇口诉太TMD扯淡了,于是最后只在记录本上写上一句话:额头受到重击,神志不清,建议继续留院观察多多休息。


来自瓦坎达的国王T’challa表示,冬兵?你们不是说他是个杀手吗?我从没见过这么碎嘴的杀手,我不过是爪子在他肩膀上抓了一下,他突然就暴走了一样冲我吼:“你怎么敢伤人?你知道我养得健健康康的多辛苦吗?你知道我打了多少份工吗?”然后他拼命用盾牌拍我,拍得我胃都疼了。其实我最搞不懂的是美国队长,他到底要不要救冬兵?为什么他一直在旁边想帮忙又不知道怎么帮忙一样地纠结着,我得应付冬兵又怕美国队长偷袭我,结果他一直在不知道纠结什么,对此我很烦恼,我真的很不喜欢你们美国人。


 


 


10


“签了协议,我就想办法把帮你把Barnes放出来。”钢铁侠将一份协议推到了美国队长面前。


Steve从来不赞成这个协议的。Bucky想,于是他看都没看面前的那张纸。


然而他发现自己的手已经拿起了笔。


你想签了吗?他觉得有点搞不懂Steve的想法了。


Steve轻易不改变想法的,除非有什么原因。


“是因为我吗?”他在脑子里想着,也不知道是问谁,但总感觉其实Steve可以听到的。


没有人回应他,可他仿佛得到了答案。


没必要,他想,这不值得。


然后他用力将笔丢在一边,顺手将这份协议又撕了个粉碎。


这次是Bucky自己想撕的。


Steve坚持自我就好,没人有资格威胁Steve的。


钢铁侠表示很生气,因为美国队长不但撕了协议,还鼓了两下掌。


撕协议是队长能干出的事,可鼓掌算什么。


Bucky想这不怪他,还不是Steve的身体莫名其妙地要鼓掌。


大概这是美国队长给冬日战士的鼓励?


 


 


11


Rose官员觉得挺烦恼的,因为冬日战士话有点多。


明明资料上说冬兵是个冷漠杀手。


Steve没考虑过人设崩了这种无聊的小事,他想自己总得给Bucky争取点权利:“我要求申诉,我说过我没干过炸联合国这种事,你们的证据也就是那段监控而已,伪装一个人又不是多难的事情。真的要指控我的话,其实你们需要更多证据才行。你们必须给我请个律师来,不然我会让美国队长对外宣称你们滥用私刑并且试图随便安个罪名找个替死鬼,还有可能曝光一些内幕,你们也知道神盾局是怎么毁掉的吧。”


“够了!”Rose愤怒地站起身来,“别仗着你和美国队长关系好,就这么肆无忌惮!他不可能做你一辈子的挡箭牌。”


Steve想我就是和Bucky关系好,我就高兴做他一辈子的挡箭牌,你能怎么着吧。


 


 


12


Steve觉得挺心酸的。


冬日战士被Zemo用洗脑词控制的时候,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都没法阻止自己用冬兵的身体去揍人。


唯一能做的就是揍得轻一点。


他感觉自己的脑子剧痛,但意识很清醒,只是没办法控制自己。


被洗脑的Bucky估计连这么点儿自主意识都不曾剩下吧。


他很想干脆撞到墙上让自己和冬日战士一起晕过去算了。


可是他又不敢,天知道晕过去的是身体还是灵魂。


我才不想上直升机呢!


然而他已经钻进了机舱并且开始飞起来了。


“够了!”暴怒的Steve用尽全身的力气,方向杆朝下一推,直升机直挺挺地栽进了河里。


 


 


“发生了什么事?”Rose官员问手下。


“冬兵上了屋顶,开了直升机就走,然后不知为什么直升机掉到河里去了。”手下将监控调出来给他看。


“队长呢?”Sharon冲过来问,刚刚骚乱开始后他们就没人见过美国队长了。


“队长好像跳到河里去了。”


闻讯赶来的Natasha翻了个白眼,她对此一点都不感到意外怎么办?


 


 


Bucky表示我也不想这么英勇,可身体完全不听使唤怎么破。


“你也不用那么急。”他自言自语道,“我受过训练,在水下一段时间也憋不死的。”


然后他感觉自己跑得更快了。


“这不值得。”他说。


接着Bucky发现自己左腿绊上右腿,结结实实地摔了一跤。


真痛。即使是超级士兵的身体,摔伤了还是很痛的,痛觉从不曾减少过。


“你故意的?”Bucky有些莫名其妙,“为什么要摔跤,不是你想去救人的吗?”


美国队长的身体又试图绊倒自己往地上摔去。


Bucky想自己大概说错话了。


“好吧我收回。”他无奈投降,“不要伤害自己好吗?Steve也是会疼的。”


他也不忍心有人伤害Steve,即使是美国队长自己也不行。


 


 


13


Sam觉得苏醒后的冬日战士特别奇怪,跟队长的感觉很像。


不愧是队长一直放在心底的人啊。


“我们得去摧毁那家伙的阴谋,不能让他把几个冬兵都放出来。”冬日战士满脸严肃地说,而美国队长只是低垂下眼睑,不反对却也不赞同。


“还有,Sam。”突然被点名的猎鹰吓了一大跳,眼看着冬日战士站到他面前给他鞠了个躬,“之前扯坏你的翅膀是我的错,你能原谅我吗?”


猎鹰觉得这画风基本不对,再看一眼站在一旁的队长,面色很是纠结和不屑,似乎非常不赞同冬日战士这样的行为。


所以队长到底是希望他和冬兵搞好关系呢,还是搞不好关系呢?


明明之前队长一直跟他说过,找到冬兵后希望Sam能不计前嫌,他的宝贝Bucky需要被别人认可的感觉。


Sam觉得自己仿佛遇到了世纪大难题。


他再也不想去搞懂这两个百岁老头子了。


 


14


Zemo给钢铁侠播放了冬兵杀害他父母的录像。


所有人一片沉默。


“他杀了我父母,所以你会拦着我报仇吗?”Stark怒气冲冲地对美国队长说。


Bucky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你没错,你应该杀了他。”


饶是Tony怒火中烧,也觉得这个回答完全不该是队长的风格,一时间反倒不知道怎么下手了。


倒是冬日战士开了口:“这是九头蛇的错。”


“你在推卸责任吗?”钢铁侠的掌心炮对准了他。


“没有。”Steve固执地抬起了头,“这的确是九头蛇的错,你一想就可以想清楚的事情。”


身为反派的Zemo觉得这话居然有点道理的样子,然而由冬日战士说出来就真的有点像推卸责任般讽刺了。


钢铁侠不想再说什么,直接开了炮,而美国队长举起盾牌拦在了冬日战士的面前。


“你不是说我应该杀了他吗?”钢铁侠怒目着。


“你的确该杀了他。”Bucky只觉得心底一片凉意,他几乎是自暴自弃,“可现在不行。”


现在冬日战士身体里的是Steve,没有人知道身体死亡后灵魂会如何,这种险他冒不起。


也许换回来之后再来偿命吧。


偿命这个念头一出,Bucky就感到身体再也不受自己的控制,右手挥起盾牌毫不犹豫地砸中了钢铁侠胸前的反应堆。


猝不及防的钢铁侠也没料到美国队长来了这么一出,他的能量灯迅速熄灭,便知道终究是失了报仇的机会。


“相信我,这对大家都好。”一旁的冬日战士一脸深沉,“这是九头蛇的错,我想你很快就可以想得明白。”


 


 


15


黑豹有点后悔接纳这两个美国佬。


美国队长每天都企图将冬日战士冻起来,而冬日战士却义正言辞地指责他完全不该这么做,连想法都不应该有。


他们俩真的关系好吗?黑豹非常的疑惑。


 


 


“是你说宇宙魔方大概可以将我们换回来。”Bucky说,“既然这样为什么不去找雷神借,你跟他不是朋友吗?”


“是朋友没错,可我不想借魔方。”Steve一脸严肃,“在你打消偿命或者把自己冻起来的念头之前,你的身体由我保管。”


Bucky因为这个理由太义正言辞而无言以对。


于是瓦坎达的众人每天依旧可以看到背盾牌的冬日战士和扛大狙的美国队长。


以及每顿都吃得很多的冬日战士。


往往这时美国队长会很忧虑地站在他身后:“别吃了。”


“为什么?”冬日战士问。


“太胖。”美国队长表情更忧虑了。


然后冬日战士会照照镜子:“不会啊,我觉得正好,这两年营养实在跟不上,要多吃点好的补一补。”


Sam想队长也真是的,所谓情人眼里出西施,就算胖一点也不应该嫌弃嘛,这样会让情人间的感情不太和睦的。


都辛苦追了那么多年了,何必在小事上计较。


Bucky试图以美国队长的身份联络过雷神,然而Thor笑着表示吾友不好意思,你那位Barnes朋友联络过我让我不许借魔方给你,因为你希望消除他不愉快的记忆并让他忘掉你过平静的日子,这可不好,我理解你们的关系的,加油,用你的爱去感动他。


Bucky表示加油你大爷。






——————End————————

【Elrond/Thranduil】多位作者特定文集整理

色天:

这两天ET火把节大家还快乐吗……


总之就是以互相报社为开端的并以虐为结尾的,如果我没记错我还是第一个虐了并且最后一个虐了的作者,还是……proud(no  so sad


以下,是2.13~2.14的众人的虐文记录(不完全整理,我争取按时间顺序):


 


1、《协议书》by色天


2、《烟花(情人节特别篇)》by @哈克小机智 


3、《会饮》by @白奈 


4、《梦醒》by色天


2.13号基本完了


————————


2.14号(我时间记得不太清楚)


 


1、《红与白》by @Mr.X 


2、《什么鬼》byMr.X


3、《南辕北辙》by @十指不沾阳春水 


4、《Tattoo(情人节贺文)》by @石上花间 


 


肯定会有漏的,如果有作者发现自己被漏了请私信我yoooo~


顺便基本上每位作者在虐文前后都会有真·小甜饼出没,可以撒糖吃一吃啦。哈克给了张图做 小甜饼(我记得花间好像给个小甜饼,抽打着继续要)


顺便,虽然不是这两天的BE文但也还是安利一下基友 @Gelberta ,文力太赞!去看《Safe and Sound》,中篇虐文,深戳作者泪点,但写的好赞!!!顺便她的小甜饼也是甜甜的!疗伤技能MAX。


 


甜饼们的话除了以上作者,还有龙曼曼哒,火把节连发两朵小甜饼简直太可爱。


【自制】关爱男神健康成长的正确姿势(如何使用美亚购物)

kinsin:

许无梨:



这个教程原计划作为5.5HCFS1正式发售蓝光碟的祝福礼物,但是最近几天发生的事情促使我提前发布,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




本教程主要解说如何从美国亚马逊上直接购物,此外意在请求大家尽可能地支持HCF的正版影碟贩售,支持Lee Pace^_^




注意:本教程适用于从未使用过美亚购物的人群,属于非常小白的教程,大神请勿吐槽;我保证本教程提供的所有网址全部安全无毒;推荐使用电脑操作。




一、注册美亚账号




美亚首页








二、充实你的购物车




《Halt and Catch Fire/奔腾年代》蓝光碟 S1




《灵指神探/Pushing Daisies》S1+S2 




《霍比特人:五军之战》




《迷恋荷尔蒙/Soldier's Girl》




……




其他光碟和海报、维塔的设定集等各种周边请自由选购吧,以上只是举例




接下来选择页面右侧的Add to cart以加入购物车。








注意:①HCF目前还在预售阶段,5.5开始发货




②部分商品如《The Fall/坠入》的光碟、乐高玩具等是不可以直邮国内的,请看清楚再购买;




③请确定自己加入购物车的是光碟而非instant video




三、填写地址簿




注意:地址簿需要全部在西文状态下填写





四、支付途径




接下来主要介绍如何在没有美国信用卡或借记卡的情况下进行支付。




我们需要用到亚马逊的充值卡,也就是礼品券。




打开万能的某宝,关键词如图





注意:由于需要预留20刀以上作为邮费,不建议购买100刀以下面额的礼品券




付款后回到图文详情页面,使用自动发货机器人提取礼品券卡号





注意:出于安全考虑,建议尽快充值入账户




回到美亚,点击Your Account→Amazon wallet→Apply A Gift Card to Your Account,输入上图红框中的卡号进行充值





五、买买买成功!




接下来直接去购物车结算就可以了,寄送方式可以按照个人需求自由选择,稍后美亚会发来确认订单的邮件。





——————————




这个简单的教程到这里就结束了~支持佩佩的方法多种多样,贡献电影票房/购买正版光碟/参与他发起的公益活动等等都是很棒很有爱的事情,总之他好就一切都好啦!




另外给SHCC事件中需要退票维权的亲们提些建议:




1、绝对不要因为普通票便宜就放弃维权




2、请信任工商的消保,拨打021-12315进行投诉,这是最快捷有效的方法




已电询工商消保部门相关人员,对方表示即使合同上有相应条款,展方打时间差的行为已经属于消费欺诈了。大家的维权行为是完全正当的,绝不能姑息展商的流氓行径。




那么晚安!


(ETE/ALA)THE NEVER-ENDING STORY 10

故仔:

ET/TE无差

AL/LA无差

厚颜无耻地爬来更一章

 

人类对埃尔隆德的一生津津乐道,在信息不那么发达的古代,人类已经十分热衷宣扬瑞文戴尔精灵领主的传奇,比如在一本畅销不衰的传记小说——两百年后成了名著——《守望与悲悯:中土苍穹》里,把他说成“智慧、宽和、大能”,“光明的幸存”。人类喜欢用煽情美丽的语言归纳他的功绩,好像高贵的Lord Elrond是一个永远挂着深沉微笑、站在瑞文戴尔门口做慈善的NPC。

埃尔隆德知道他当然不是。

漫长时间与坎坷经历使他学会了不动声色的隐忍,但他确实一直是一个拥有血肉、和丰富情感的精灵。他目送着亲人朋友离去的背影,别方不定、别理千名,他面对着横亘世纪的暂别、或者永别,对伊露维塔的孩子来说,这很痛苦。再多的溢美之词也不能让这份痛苦变得甘甜。

这其实是一种倒霉,而不是文学作品里写的那样,好像所有的悲欢离合都是他生命高贵的资本。

并不是说他名叫埃尔隆德,所以他的情感就变得麻木,他的恐惧就自动消散,他的灵魂就成了抽水马桶,按一个钮就可以“唰”一下把重负冲个干净。

不,不是的。他在内心里面真诚地需要一个倾听者,一个分担者,一个他能信赖的、去爱与被爱的存在——让他,埃尔隆德,保持着光辉灿烂,而又无须是那位光辉灿烂的埃尔隆德。

相当幸运他拥有瑟兰迪尔。

那位西尔凡国王和他个性迥异,对他的大部分作为不以为然,但他很清楚,那位国王毫不费劲、确然地理解他——如果谁拥有过这么一个知己同伴,都会明白其中的珍贵之处。

可他又要失去瑟兰迪尔了。

他苦涩地想。

一百年前那个傍晚,他推开这扇相同的门,走进瑟兰迪尔的卧室。

那时瑟兰迪尔已经非常衰弱,几乎一动不动,也不吃任何东西,只是沉默地躺在床上,面庞上精灵种族的白皙肤色仿佛蒙着一层擦不掉的灰气。

他伸出手按在瑟兰迪尔的额头,又轻轻挪上去让手指埋进浅色的金发里面。

亲密抚摸惊动了瑟兰迪尔,瑟兰迪尔睁开眼睛。

“我给你带来了几封信。”他告诉他。

他把信放到瑟兰迪尔手边,说:“邮车每天都跑无数趟,全部是你的信,瑟兰迪尔,我所有的时间几乎都花在给你整理信件上了,你最好给你的精灵发个通告,告诉他们别再寄信过来。”

瑟兰迪尔微微一笑。瑟兰迪尔看上去不太想说话,但最终开口,说:“你可以用我的名义写一个。”

“我不想让你的精灵恨我。”埃尔隆德说,在床边椅子坐下,“哦,你不看看这几封信吗?加里安的,还有森林的几位夫人。”

“请你读给我,Elrond,我很累,我不是太看得清了。”

“你看得清我吗?”他问。

“不。”瑟兰迪尔平静地回答。

“很抱歉。”过了一会儿,瑟兰迪尔又说。

瑟兰迪尔看上去对信件不怎么感兴趣,并不在乎他究竟读不读,在他的缄默中很快再度陷入沉睡。

而埃尔隆德坐在那儿,度过了一个漫长的夜晚。

哪怕在瑞文戴尔领主动荡悲伤的永生中,那天的漫长给他带来的印象也是刻骨铭心的。他想站起来,去户外星光下散散步,但仿佛有什么魔法,使他困在那张椅子里不能动弹。

对失去的直觉忽然之间令他不堪负荷。像任何一个面临困境的精灵,他心里呼唤伊尔碧绿丝夫人的名字,但维拉没有出现,回应他的只有倦怠、空白,和一片可怕的寂静。

瑟兰迪尔终于在清晨时醒来。

瑟兰迪尔显得不太舒服,呼吸短促又费劲,事实上那些天一直这样,饮食令他痛苦,有时呼吸也令他痛苦,好像生存本身已经是一道应该被抛弃的枷锁。

埃尔隆德默默站起来,一百年前的医学设备不那么先进,他摆弄了一阵才帮瑟兰迪尔从一个面罩里获得氧气。

“你不能就这么离开。”他对他说。

瑟兰迪尔似乎有些吃惊,从枕上侧过头。

“你该看看这些信里写的,所有这些信,你的森林精灵恳求你健康起来,他们希望王冠永远戴在King Thranduil的头上,他们希望永恒保有这份荣耀——照我看,这更是你的荣耀,你不该舍弃它。”

瑟兰迪尔停顿了很长时间,然后埃尔隆德看到,国王笑了一笑。

“我已经舍弃它了,”瑟兰迪尔说,“我为了莱戈拉斯舍弃它了。死亡是我的命运,你知道它不可避免了。”

“莱戈拉斯现在像一个婴儿,看在维拉的份上,你让他沉眠这么多年,封闭了他的全部记忆,现在他和世界完全脱离,他什么都不懂,一片空白,你花了这么大代价,就是把他弄醒,又丢了他一走了之?你的孩子仍然需要你。”

“请你照看他。”瑟兰迪尔低声又疲倦地说,似乎失去了继续交谈的力气和兴趣。

那种国王的口吻猛然击中了他。

他没有办法再像一个传记小说里的埃尔隆德那样大无畏地忍耐下去,他屈膝半跪在床边离瑟兰迪尔尽可能近一点,伸手抚摸瑟兰迪尔的面颊,盯着那对蓝眼睛。

“为了我。”他悲伤地说。

“为了我,Melamin。”(吾爱)他又说了一遍。

这实际上是他对瑟兰迪尔说的唯一一句情话,在那个熹微的清晨,此前没有,此后也再没有过。

 

埃尔隆德第二天走进起居室,看到瑟兰迪尔架着腿,还穿着晨衣,金发散在肩后,坐在位子里喝咖啡。

“啊,Lord Elrond。”这位英俊的国王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淡淡说。

埃尔隆德立即知道瑟兰迪尔发现了他的把戏。

瑟兰迪尔通常叫他埃尔隆德,当然,这是他的名字——如果瑟兰迪尔开始称呼他为“Lord Elrond”,意味着国王即将发表一系列不认同、不赞成、不支持的言论,而如果“Lord Elrond”前面还有一个定语,比方说“尊敬的Lord Elrond”,那么这位国王的刻薄模式就全面开启了,除了冷嘲热讽,他不能指望别的。

现在警报只有二级,定语还没有出现。

“早上好,瑟兰迪尔。”他说。

嘉德妮雅进来询问他对早餐的要求,瑟兰迪尔若有所思地打量着他。

“我想你今天一定很忙。”瑟兰迪尔说,喝了口咖啡。

“是吗?你又查阅了我的日程,并做了批注?”

瑟兰迪尔根本不理会他暗暗的批评,冷笑说:“哦,不需要这么复杂,我可以推测Lord Elrond已经把他的助手Dr.Gondien从伊姆拉崔召唤来了,也许还有别的什么精灵,他大概要开一个医学研讨会了,真不幸,主题是我。”

“瑟兰迪尔,你不能仅凭想象,我愿意把日程本借给你看,同意你做批注。”埃尔隆德镇定自若,往新鲜松饼上淋上枫糖浆。

“请问,”瑟兰迪尔捋起袖子,唿一下伸出胳膊,用那种傲慢的口吻,问道,“这是什么?”

“你的手臂?”

瑟兰迪尔另一只手精确指向针眼,瞪着埃尔隆德。

“一个毛孔。”埃尔隆德说。

瑟兰迪尔抬起眉。显然埃尔隆德无耻的回答令他耳目一新了。

“你偷偷给我注射了什么?”瑟兰迪尔问。

“我没有,”埃尔隆德切下一块松饼,说,“即便我有,你其实从来也没打算搞懂那些药的名字。”

“哦——睿智的埃尔隆德——但是我知道你侵犯了我的权利。”

定语。埃尔隆德想。

“我没有给你注射任何东西,我向你保证。”

“这么说是我自己给自己扎了一针,也许吧,我可能不小心开始吸毒了,”瑟兰迪尔讥讽地。

“我给你抽了一点血。”趁着这位国王还没开始发脾气,埃尔隆德承认道。

瑟兰迪尔放下咖啡杯,简短地、冷冰冰地,好像下一秒就要把律师的电话扔到他脸上:“下一次你最好尊重我。”

埃尔隆德认为这时他最应该采取的策略就是低头吃饭,等着瑟兰迪尔自己转去另一个话题。

很不幸,瑟兰迪尔没有,但话题恰到好处地来了。

Cýrawn马场埃尔隆德订购的那几匹马,办完各种手续,运到了埃莫曼提克庄园。Cýrawn马场是由精灵管理运作的机构,遵循精灵风格,马被自由放在埃莫曼提克庄园的草坪上,其中一匹白色骏马正试图摆脱工作人员的牵制,发出桀骜不驯的恢恢声。

瑟兰迪尔对这份礼物显然有些意外,站在窗前,眺望那些奔跑的生灵。

精灵的视力看得清每一个细节,按照瑟兰迪尔对马匹的鉴赏力,任何介绍都很多余。

“洛汗马。”瑟兰迪尔抱起双臂,低声地说。

“健壮的男孩,只有六岁,希望你喜欢。”埃尔隆德站在瑟兰迪尔身后,微微一笑。

瑟兰迪尔没有明确表态,不语地观察着,但面部轮廓仿佛变得柔和起来。上古精灵通常很难拒绝马的魅力,它们曾是战友,出生入死,这感情渊源比现在人类养狗深得多。

“它看起来有点像莱戈拉斯曾经的那匹坐骑……”埃尔隆德端详着,说,“你知道,莱戈拉斯来伊姆拉崔参加魔戒会议的时候,骑的那一匹,我印象挺深。”

“Thalion。”瑟兰迪尔说。

“你还记得它的名字?”

“当然。”瑟兰迪尔淡淡回答。

埃尔隆德没说什么。他自己是三个孩子的父亲,很容易理解对孩子的挂念。

亚玟失踪一千年后,他每隔一段时间仍会去罗斯洛立安森林游荡几天,不敢说希望什么,只是成了一个习惯。后来Middle Earth变化翻天覆地,罗斯洛立安成了一个城镇,他还在那儿买了点地产。

他倒是不记得埃莱丹和埃洛赫的马都叫些什么,但他永远记得双生子西渡的船上刷着“向前”两个字,昆雅语。埃莱丹和埃洛赫走的那天拥抱亲吻了他,从魔戒战争那会儿双生子就不再亲吻Adar了,那个吻让他感动的立刻忘记了双生子抛弃了他的事实。

“如果你有空,我们今天去骑一会儿马。”埃尔隆德建议。

瑟兰迪尔挑起眉。

“我和Mirkwood还要开一个会,”国王傲慢地说,“我会通知你的。”

埃尔隆德微妙地知觉到瑟兰迪尔的恼火劲已经过去了。“好的。”他不动声色,说,“等你电话。”

瑟兰迪尔准备离开起居室了,在门口,国王转过身,保持着傲慢,对他说:“谢谢你的马。”

 

埃尔隆德回到书房。

一位西尔凡精灵坐在会客椅里,正等待着他。

Dr.Gondien昨天晚上才乘私人飞机来到埃莫曼提克庄园,马不停蹄工作了通宵。Dr.Gondien一百年前已经是埃尔隆德重要的助手,对瑟兰迪尔的情况非常清楚。Dr.Gondien开门见山地说:“国王的血象很糟糕。”

化验单放在书桌上,埃尔隆德拿起来仔细看了一遍。

“他必须开始接受系统治疗,我的意思是立即开始——My Lord,血象可能很快就会垮下去。”

埃尔隆德苦笑说:“是的,冈迪埃,我知道。”

“My Lord——”冈迪埃顿了顿,仿佛组织着语言,“这是一个日新月异的时代,我们比一百年前进步太多了,你看,天花、麻风、Polio,那么多不可一世的东西现在都已经被完全征服,像奥克斯一样,甚至没什么机构再去研究它们——我们不可能束手无策。”

“是的。”埃尔隆德点头,笑了笑。

埃尔隆德想,这位上古精灵想要表现西尔凡族天生的乐观精神,可惜忧心忡忡的神情出卖了他。

“你已经有一些方案了,是吗,Dr.Gondien?”埃尔隆德问。

冈迪埃提出他的方案。讨论进行了近两个小时,没有定论。

冈迪埃的方案非常严谨,埃尔隆德大部分认可,不过这份方案意味着瑟兰迪尔要躺在那里每天输液至少五六个钟头,他很难让瑟兰迪尔乖乖配合,他和冈迪埃也不能对结果打任何保票。

“让我们试一试。”冈迪埃说,“My Lord,你去说服国王。”

埃尔隆德的手支住额头,沉思着。

直到手机铃声打断他。

并不是工作手机,而是私密的那只,他一瞬间以为瑟兰迪尔来通知他一起去骑马,但屏幕显示,竟然是加里安。

“Lord Elrond!”加里安声音很大,焦虑地省略了寒暄,“请你去看看国王,他忽然把视频关掉了,我们看着他合上了笔记本,维拉啊!他从来不会无缘无故中断一个会议!我有预感,Lor——”

埃尔隆德已经挂断电话,疾步走出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