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儿波

光阴如流水,从中摸条鱼
刷文用小号,液

求本

想入gabi太太的双雄记,cp是领主x大王
有没有姑娘愿意割爱。价格好商量,爱您。

(ETE/ALA)THE NEVER-ENDING STORY 10

故仔:

ET/TE无差

AL/LA无差

厚颜无耻地爬来更一章

 

人类对埃尔隆德的一生津津乐道,在信息不那么发达的古代,人类已经十分热衷宣扬瑞文戴尔精灵领主的传奇,比如在一本畅销不衰的传记小说——两百年后成了名著——《守望与悲悯:中土苍穹》里,把他说成“智慧、宽和、大能”,“光明的幸存”。人类喜欢用煽情美丽的语言归纳他的功绩,好像高贵的Lord Elrond是一个永远挂着深沉微笑、站在瑞文戴尔门口做慈善的NPC。

埃尔隆德知道他当然不是。

漫长时间与坎坷经历使他学会了不动声色的隐忍,但他确实一直是一个拥有血肉、和丰富情感的精灵。他目送着亲人朋友离去的背影,别方不定、别理千名,他面对着横亘世纪的暂别、或者永别,对伊露维塔的孩子来说,这很痛苦。再多的溢美之词也不能让这份痛苦变得甘甜。

这其实是一种倒霉,而不是文学作品里写的那样,好像所有的悲欢离合都是他生命高贵的资本。

并不是说他名叫埃尔隆德,所以他的情感就变得麻木,他的恐惧就自动消散,他的灵魂就成了抽水马桶,按一个钮就可以“唰”一下把重负冲个干净。

不,不是的。他在内心里面真诚地需要一个倾听者,一个分担者,一个他能信赖的、去爱与被爱的存在——让他,埃尔隆德,保持着光辉灿烂,而又无须是那位光辉灿烂的埃尔隆德。

相当幸运他拥有瑟兰迪尔。

那位西尔凡国王和他个性迥异,对他的大部分作为不以为然,但他很清楚,那位国王毫不费劲、确然地理解他——如果谁拥有过这么一个知己同伴,都会明白其中的珍贵之处。

可他又要失去瑟兰迪尔了。

他苦涩地想。

一百年前那个傍晚,他推开这扇相同的门,走进瑟兰迪尔的卧室。

那时瑟兰迪尔已经非常衰弱,几乎一动不动,也不吃任何东西,只是沉默地躺在床上,面庞上精灵种族的白皙肤色仿佛蒙着一层擦不掉的灰气。

他伸出手按在瑟兰迪尔的额头,又轻轻挪上去让手指埋进浅色的金发里面。

亲密抚摸惊动了瑟兰迪尔,瑟兰迪尔睁开眼睛。

“我给你带来了几封信。”他告诉他。

他把信放到瑟兰迪尔手边,说:“邮车每天都跑无数趟,全部是你的信,瑟兰迪尔,我所有的时间几乎都花在给你整理信件上了,你最好给你的精灵发个通告,告诉他们别再寄信过来。”

瑟兰迪尔微微一笑。瑟兰迪尔看上去不太想说话,但最终开口,说:“你可以用我的名义写一个。”

“我不想让你的精灵恨我。”埃尔隆德说,在床边椅子坐下,“哦,你不看看这几封信吗?加里安的,还有森林的几位夫人。”

“请你读给我,Elrond,我很累,我不是太看得清了。”

“你看得清我吗?”他问。

“不。”瑟兰迪尔平静地回答。

“很抱歉。”过了一会儿,瑟兰迪尔又说。

瑟兰迪尔看上去对信件不怎么感兴趣,并不在乎他究竟读不读,在他的缄默中很快再度陷入沉睡。

而埃尔隆德坐在那儿,度过了一个漫长的夜晚。

哪怕在瑞文戴尔领主动荡悲伤的永生中,那天的漫长给他带来的印象也是刻骨铭心的。他想站起来,去户外星光下散散步,但仿佛有什么魔法,使他困在那张椅子里不能动弹。

对失去的直觉忽然之间令他不堪负荷。像任何一个面临困境的精灵,他心里呼唤伊尔碧绿丝夫人的名字,但维拉没有出现,回应他的只有倦怠、空白,和一片可怕的寂静。

瑟兰迪尔终于在清晨时醒来。

瑟兰迪尔显得不太舒服,呼吸短促又费劲,事实上那些天一直这样,饮食令他痛苦,有时呼吸也令他痛苦,好像生存本身已经是一道应该被抛弃的枷锁。

埃尔隆德默默站起来,一百年前的医学设备不那么先进,他摆弄了一阵才帮瑟兰迪尔从一个面罩里获得氧气。

“你不能就这么离开。”他对他说。

瑟兰迪尔似乎有些吃惊,从枕上侧过头。

“你该看看这些信里写的,所有这些信,你的森林精灵恳求你健康起来,他们希望王冠永远戴在King Thranduil的头上,他们希望永恒保有这份荣耀——照我看,这更是你的荣耀,你不该舍弃它。”

瑟兰迪尔停顿了很长时间,然后埃尔隆德看到,国王笑了一笑。

“我已经舍弃它了,”瑟兰迪尔说,“我为了莱戈拉斯舍弃它了。死亡是我的命运,你知道它不可避免了。”

“莱戈拉斯现在像一个婴儿,看在维拉的份上,你让他沉眠这么多年,封闭了他的全部记忆,现在他和世界完全脱离,他什么都不懂,一片空白,你花了这么大代价,就是把他弄醒,又丢了他一走了之?你的孩子仍然需要你。”

“请你照看他。”瑟兰迪尔低声又疲倦地说,似乎失去了继续交谈的力气和兴趣。

那种国王的口吻猛然击中了他。

他没有办法再像一个传记小说里的埃尔隆德那样大无畏地忍耐下去,他屈膝半跪在床边离瑟兰迪尔尽可能近一点,伸手抚摸瑟兰迪尔的面颊,盯着那对蓝眼睛。

“为了我。”他悲伤地说。

“为了我,Melamin。”(吾爱)他又说了一遍。

这实际上是他对瑟兰迪尔说的唯一一句情话,在那个熹微的清晨,此前没有,此后也再没有过。

 

埃尔隆德第二天走进起居室,看到瑟兰迪尔架着腿,还穿着晨衣,金发散在肩后,坐在位子里喝咖啡。

“啊,Lord Elrond。”这位英俊的国王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淡淡说。

埃尔隆德立即知道瑟兰迪尔发现了他的把戏。

瑟兰迪尔通常叫他埃尔隆德,当然,这是他的名字——如果瑟兰迪尔开始称呼他为“Lord Elrond”,意味着国王即将发表一系列不认同、不赞成、不支持的言论,而如果“Lord Elrond”前面还有一个定语,比方说“尊敬的Lord Elrond”,那么这位国王的刻薄模式就全面开启了,除了冷嘲热讽,他不能指望别的。

现在警报只有二级,定语还没有出现。

“早上好,瑟兰迪尔。”他说。

嘉德妮雅进来询问他对早餐的要求,瑟兰迪尔若有所思地打量着他。

“我想你今天一定很忙。”瑟兰迪尔说,喝了口咖啡。

“是吗?你又查阅了我的日程,并做了批注?”

瑟兰迪尔根本不理会他暗暗的批评,冷笑说:“哦,不需要这么复杂,我可以推测Lord Elrond已经把他的助手Dr.Gondien从伊姆拉崔召唤来了,也许还有别的什么精灵,他大概要开一个医学研讨会了,真不幸,主题是我。”

“瑟兰迪尔,你不能仅凭想象,我愿意把日程本借给你看,同意你做批注。”埃尔隆德镇定自若,往新鲜松饼上淋上枫糖浆。

“请问,”瑟兰迪尔捋起袖子,唿一下伸出胳膊,用那种傲慢的口吻,问道,“这是什么?”

“你的手臂?”

瑟兰迪尔另一只手精确指向针眼,瞪着埃尔隆德。

“一个毛孔。”埃尔隆德说。

瑟兰迪尔抬起眉。显然埃尔隆德无耻的回答令他耳目一新了。

“你偷偷给我注射了什么?”瑟兰迪尔问。

“我没有,”埃尔隆德切下一块松饼,说,“即便我有,你其实从来也没打算搞懂那些药的名字。”

“哦——睿智的埃尔隆德——但是我知道你侵犯了我的权利。”

定语。埃尔隆德想。

“我没有给你注射任何东西,我向你保证。”

“这么说是我自己给自己扎了一针,也许吧,我可能不小心开始吸毒了,”瑟兰迪尔讥讽地。

“我给你抽了一点血。”趁着这位国王还没开始发脾气,埃尔隆德承认道。

瑟兰迪尔放下咖啡杯,简短地、冷冰冰地,好像下一秒就要把律师的电话扔到他脸上:“下一次你最好尊重我。”

埃尔隆德认为这时他最应该采取的策略就是低头吃饭,等着瑟兰迪尔自己转去另一个话题。

很不幸,瑟兰迪尔没有,但话题恰到好处地来了。

Cýrawn马场埃尔隆德订购的那几匹马,办完各种手续,运到了埃莫曼提克庄园。Cýrawn马场是由精灵管理运作的机构,遵循精灵风格,马被自由放在埃莫曼提克庄园的草坪上,其中一匹白色骏马正试图摆脱工作人员的牵制,发出桀骜不驯的恢恢声。

瑟兰迪尔对这份礼物显然有些意外,站在窗前,眺望那些奔跑的生灵。

精灵的视力看得清每一个细节,按照瑟兰迪尔对马匹的鉴赏力,任何介绍都很多余。

“洛汗马。”瑟兰迪尔抱起双臂,低声地说。

“健壮的男孩,只有六岁,希望你喜欢。”埃尔隆德站在瑟兰迪尔身后,微微一笑。

瑟兰迪尔没有明确表态,不语地观察着,但面部轮廓仿佛变得柔和起来。上古精灵通常很难拒绝马的魅力,它们曾是战友,出生入死,这感情渊源比现在人类养狗深得多。

“它看起来有点像莱戈拉斯曾经的那匹坐骑……”埃尔隆德端详着,说,“你知道,莱戈拉斯来伊姆拉崔参加魔戒会议的时候,骑的那一匹,我印象挺深。”

“Thalion。”瑟兰迪尔说。

“你还记得它的名字?”

“当然。”瑟兰迪尔淡淡回答。

埃尔隆德没说什么。他自己是三个孩子的父亲,很容易理解对孩子的挂念。

亚玟失踪一千年后,他每隔一段时间仍会去罗斯洛立安森林游荡几天,不敢说希望什么,只是成了一个习惯。后来Middle Earth变化翻天覆地,罗斯洛立安成了一个城镇,他还在那儿买了点地产。

他倒是不记得埃莱丹和埃洛赫的马都叫些什么,但他永远记得双生子西渡的船上刷着“向前”两个字,昆雅语。埃莱丹和埃洛赫走的那天拥抱亲吻了他,从魔戒战争那会儿双生子就不再亲吻Adar了,那个吻让他感动的立刻忘记了双生子抛弃了他的事实。

“如果你有空,我们今天去骑一会儿马。”埃尔隆德建议。

瑟兰迪尔挑起眉。

“我和Mirkwood还要开一个会,”国王傲慢地说,“我会通知你的。”

埃尔隆德微妙地知觉到瑟兰迪尔的恼火劲已经过去了。“好的。”他不动声色,说,“等你电话。”

瑟兰迪尔准备离开起居室了,在门口,国王转过身,保持着傲慢,对他说:“谢谢你的马。”

 

埃尔隆德回到书房。

一位西尔凡精灵坐在会客椅里,正等待着他。

Dr.Gondien昨天晚上才乘私人飞机来到埃莫曼提克庄园,马不停蹄工作了通宵。Dr.Gondien一百年前已经是埃尔隆德重要的助手,对瑟兰迪尔的情况非常清楚。Dr.Gondien开门见山地说:“国王的血象很糟糕。”

化验单放在书桌上,埃尔隆德拿起来仔细看了一遍。

“他必须开始接受系统治疗,我的意思是立即开始——My Lord,血象可能很快就会垮下去。”

埃尔隆德苦笑说:“是的,冈迪埃,我知道。”

“My Lord——”冈迪埃顿了顿,仿佛组织着语言,“这是一个日新月异的时代,我们比一百年前进步太多了,你看,天花、麻风、Polio,那么多不可一世的东西现在都已经被完全征服,像奥克斯一样,甚至没什么机构再去研究它们——我们不可能束手无策。”

“是的。”埃尔隆德点头,笑了笑。

埃尔隆德想,这位上古精灵想要表现西尔凡族天生的乐观精神,可惜忧心忡忡的神情出卖了他。

“你已经有一些方案了,是吗,Dr.Gondien?”埃尔隆德问。

冈迪埃提出他的方案。讨论进行了近两个小时,没有定论。

冈迪埃的方案非常严谨,埃尔隆德大部分认可,不过这份方案意味着瑟兰迪尔要躺在那里每天输液至少五六个钟头,他很难让瑟兰迪尔乖乖配合,他和冈迪埃也不能对结果打任何保票。

“让我们试一试。”冈迪埃说,“My Lord,你去说服国王。”

埃尔隆德的手支住额头,沉思着。

直到手机铃声打断他。

并不是工作手机,而是私密的那只,他一瞬间以为瑟兰迪尔来通知他一起去骑马,但屏幕显示,竟然是加里安。

“Lord Elrond!”加里安声音很大,焦虑地省略了寒暄,“请你去看看国王,他忽然把视频关掉了,我们看着他合上了笔记本,维拉啊!他从来不会无缘无故中断一个会议!我有预感,Lor——”

埃尔隆德已经挂断电话,疾步走出书房。

算是个au?五军之战之后,叶子没走

瑟大王大杀四方之后就蹲地上起不来了,呼哧呼哧走回去之后就糗床上了。叶子看几天都是加叔架着老头起床,不走几步又躺回去。叶子在门外头问加叔,“老头这是咋的了,精真老了……?”
加叔剥着花生头也没抬回他,“他年轻的时候作的,你可千万注意着点,年轻人别啥也不当回事,样子摆那儿了。”
叶子抓了把花生一块剥,“他年轻的时候干啥了?”
加里安往叶子手里塞了把花生仁,“作的事儿多了去了,腰上这档子屠龙搞的,从龙身上摔下来了。本来埃尔隆德领主说他以后都得安分躺着了,过了个把月还是爬起来继续作妖,颤颤巍巍还先去吓唬埃尔隆德,把领主吓得哈哈哈。当时灰袍子老头笑得和花似的,说这个祸害还不安生。”
叶子嘎嘣嘎嘣嚼着花生米,“还有米斯兰迪尔的事儿?”
干吃怪噎得慌,叶子直翻白眼,“看前几天米斯兰迪尔和Adar吵架那样可不像会说这话。”
加里安拍拍手站起来,拎起一小包花生壳和花生仁,“米斯兰迪尔啥话不会说?再说了几百年前的事儿或许我就记错了,你Ada单纯是精上年纪了吧,当我没说。”

加利安教你剥花生【。
这几天重刷坠入hhh瑟大王从龙上掉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