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儿波

光阴如流水,从中摸条鱼
刷文用小号,液

算是个au?五军之战之后,叶子没走

瑟大王大杀四方之后就蹲地上起不来了,呼哧呼哧走回去之后就糗床上了。叶子看几天都是加叔架着老头起床,不走几步又躺回去。叶子在门外头问加叔,“老头这是咋的了,精真老了……?”
加叔剥着花生头也没抬回他,“他年轻的时候作的,你可千万注意着点,年轻人别啥也不当回事,样子摆那儿了。”
叶子抓了把花生一块剥,“他年轻的时候干啥了?”
加里安往叶子手里塞了把花生仁,“作的事儿多了去了,腰上这档子屠龙搞的,从龙身上摔下来了。本来埃尔隆德领主说他以后都得安分躺着了,过了个把月还是爬起来继续作妖,颤颤巍巍还先去吓唬埃尔隆德,把领主吓得哈哈哈。当时灰袍子老头笑得和花似的,说这个祸害还不安生。”
叶子嘎嘣嘎嘣嚼着花生米,“还有米斯兰迪尔的事儿?”
干吃怪噎得慌,叶子直翻白眼,“看前几天米斯兰迪尔和Adar吵架那样可不像会说这话。”
加里安拍拍手站起来,拎起一小包花生壳和花生仁,“米斯兰迪尔啥话不会说?再说了几百年前的事儿或许我就记错了,你Ada单纯是精上年纪了吧,当我没说。”

加利安教你剥花生【。
这几天重刷坠入hhh瑟大王从龙上掉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