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阴如流水,从中摸条鱼
刷文的小号,液

白水行:

    成长不是巨大的转折,而是深潜的品质逐步得到展现的过程。
    不是因为他变了,是他本来就有,却因为各种原因表现得很有限,或者表现的方式发生了改变。
    而且因为本来就有,即使表现得很有限,它也是会表现出来的,在上帝视角是有迹可寻的。
   从这一点出发,我不认可《霍比特人》对叶子的塑造。
    并不是所有人只要乐观积极胆敢跟邪恶对抗还有点小顽皮,就能成为叶子。
    也不是叶子从来不会跟家里人有争执。
    更不是说,在外人和家人面前表现不一样,就不是叶子了。
    我是说,《霍比特人》电影里的叶子,很难长成《魔戒》原著的叶子,因为前者没有很好地展现出后者应该有的品质的迹象。
    之前因为写文一直在想,是不是因为PJ给叶子设定的环境和困境与原著有太多不同,包括一个性格迥异的父亲、糟糕的单亲家庭、无法立刻解决的理念冲突以及正邪划分大部分时候不太明朗的背景等等,导致叶子的性格表现方式出现了变化,所以他不那么开朗、会瞻前顾后、不得不用更激烈的措施去表达自己的观点之类的。
    这个原因是很要命的,因为就我个人理解,这个环境真是太压抑了。可是不管大环境如何限制人物的行动,人物也总会有表达自己的私人空间。这个甚至不是大环境的问题,就算篇幅再小也都会有的。
    就像《1984》里的温斯顿偷偷藏了一本笔记本,甚至是《霍乱时期的爱情》里阿里萨偶遇的疯女人,他们一起跳舞的那半句话,都是能一窥疯女人性格的。甚至由于因为环境的限制,篇幅的短小,这时候表现的性格是最自然最核心的。
    而《霍比特人》电影里给叶子表达的空间是什么呢?
    桃子和山花隔着铁栏开心地聊着,而叶子站在高处,阴沉地默默看着。


实话说,这个片段让我非常受伤。


有其它意见的话求回复啊,这个问题真的很要命_(:з」∠)_最近进入极丧状态根本无法安慰说服自己

评论
热度 ( 14 )
  1. 波儿波白水行 转载了此文字

© 波儿波 | Powered by LOFTER